張紹槐教授:熱血忠魂石油人

作者:宣傳部 發布時間:2019-07-08 10:53:14 瀏覽:

2019年6月5日,西安石油大學張紹槐教授因病在西安去世,享年89歲。這一噩耗,震驚了中國石油工業界許多人士……海外石油工業界工作的同仁及他的學生們更是難以相信,準確的說,是不愿相信這是真的。西安石油大學、西南石油大學均成立吊唁小組;西南石油大學校黨委書記孫一平親自帶隊來到西安吊唁。

突然病故的張紹槐教授,是我國噴射鉆井技術、保護油氣層技術、油氣鉆井智能信息技術和旋轉導向閉環鉆井技術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是國家級重點學科油氣田開發工程主要學術帶頭人,一生培養了60多名石油工程博士碩士研究生。

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張紹槐教授經歷傳奇,曾先后在三所大學就讀、四所大學任教。任教期間,多次被石油部抽調支援油田會戰,可以算是新中國石油建設與發展的開路先鋒。

作為新中國第一批石油專業的大學生,張紹槐教授先后在北洋大學、天津大學、清華大學讀書。1953年2月,在清華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不多久,他所在的石油工程系從清華大學分離出來,組建成立了新中國第一所石油高等學府——北京石油學院,張紹槐教授隨之調入。

1958年,北京石油學院領導正為支援西安石油學院建設的人選發愁時,張紹槐教授自告奮勇報名前往。但當時川中石油會戰急需一名“厲害”的鉆井隊長,他又成為不二人選。于是,張紹槐教授住進一個與豬圈為鄰的鄉間泥巴房子里。在這里,他創下了自己六天六夜不下鉆井平臺的人生紀錄。

1959年,張紹槐教授正式調入西安石油學院鉆井教研室。1964年,西安石油學院鉆井專業整體調整到了西南石油學院,張紹槐教授又隨之調到位于四川省南充市郊的西南石油學院。

無論是從條件優越的首都北京來到古城西安,還是奔赴當時交通偏僻的四川南充,張紹槐教授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從不跟組織講條件要待遇,最無怨無悔的那個人。

 1990年,張紹槐教授服從組織調動,再次回到西安石油學院工作,直至1998年退休。

多年以后,西安石油大學王家華教授曾問起過他,當時為啥要去西南石油學院呢?張紹槐教授不假思索地答道,“專業辦到哪兒,我就要去那兒,國家的需要、組織的安排,永遠是第一位的”。

“母雞要下蛋,不能殺”

從60年代任系主任起,張紹槐教授肩上就沒有卸下過行政職務,先后擔任過西南石油學院、西安石油學院院長。不管職務怎么變化,但有一條始終沒變,那就是既不離開教學科研,又不離開石油鉆井現場。

五六十年代的中國,石油資源正處于開采的摸索階段,為提高石油產量,把“貧油國的帽子”扔進太平洋,國家組織了數次石油大會戰,科教力量較強的石油院校承擔著重要的支援任務。于是,張紹槐教授除了在學校教書育人外,還參加了不少石油會戰。從川中石油會戰到大慶石油會戰再到克拉瑪依石油會戰,不管是西南、東北,還是西北,他總是活躍在會戰一線。

早年石油會戰,條件非常簡陋。當時的張紹槐教授跟工人一樣,住的是空間極為有限的地窩子,常常得忍受夏天40度和冬天零下40度的考驗,柴油機冷卻水也沒少喝過。

在東北時,張紹槐教授與老朋友鐵人王進喜緊密合作,傳出不少佳話。鐵人干活絕對是一把好手,總是沖鋒在前,啥都不怕,但怕開會發言,一聽要發言就發愁。張紹槐教授就幫他組織發言稿,而他自己也從王鐵人那里學到了中國石油工人的許多好品德。

1976年,張紹槐教授在石油部舉辦的噴射鉆井教導隊里兼任教師。他用文革期間偷偷所學的國際最新鉆井技術,在歷時2年半,十四期的邊講、邊練、邊推廣的培訓中,使鉆井速度翻番。1981年,從英國北海油田學習歸來的張紹槐教授,又去支援海洋石油公司建設。支援油田建設期間,張紹槐教授多次被油田領導看上,油田數次打報告想留住他。報告遞到石油部領導辦公桌上,管教育的副部長數次力排眾議,說“母雞要下蛋,不能殺”!張紹槐教授才又回到高校。

是的,母雞不能殺,要下蛋……

66年來,張紹槐教授為西南石油學院、西安石油學院兩所高校的建設發展和我國石油工業的科技創新做出了巨大貢獻。在這兩所高校,張紹槐教授先后主持創建了油氣藏地質與開發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聯合國援建的油完井技術中心、鉆井工程部級重點學科,主持的三期國家“863”項目油氣開發智能信息綜合集成系統研究達國際先進水平。

耄耋之年,仍筆耕不輟

1998年4月,67歲的張紹槐教授退休,但閑不住的他,從沒有停止所從事的研究工作。國內第一個旋轉導向鉆井研究所、第一根智能電子鉆桿樣件、第一個研究智能完井項目等眾多國內第一個,均是退休后由他帶領團隊完成的。

2010年后,家人考慮到張紹槐教授年事已高,精力不比從前,一再“要求”他少看書、寫作,多休息。

一場“斗智斗勇”開始上演,80多歲的老教授常常早上四五點悄悄起床,干上兩三個小時的活兒,七點左右再悄悄躺回床上裝著睡覺,七點半時,家里保姆小原再喊他起床。其實,這些家人早就識破,但鑒于他的執著,只要他不過分勞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著他。

2013年12月,張紹槐教授不幸患上胸膜結核病,住進了醫院。主治醫生一再告誡,舊書物中螨蟲和病菌很容易被吸入呼吸道中,這對身體是致命的傷害。

子女們悄悄商量并征得母親同意后,決定“狠心”處理掉書房的那些書籍。但沒過多久,出院回家休養的張紹槐教授發現了,立馬大發雷霆,直接把身為醫生的兒媳罵哭了。最后,家人們拗不過他,只好去廢品回收站高價買回那些書籍,但只找回四分之一。2017年搬新家時,張紹槐教授死活不讓子女們、學生們幫忙搬書,自己親自上手。

于是,西安石油大學校園內常常出現這樣的場景,八旬老翁騎著自行車,帶上個牛奶盒子,每天搬上幾本,往返在學校家屬區,這樣的“螞蟻搬家”場景,持續了兩個多月。

“或許不處理掉那些書,我爸爸寫《石油鉆井完井文集》《井筒完整性的標準、理論與應用管理》就不會那么吃力,把那些書統統處理掉,是我們子女最對不起他的地方”,女兒張潔哽咽說到。

石油鉆井完井一直是石油開采的重大技術難題。2015年,張紹槐教授花費3年時間,匯聚平生所學,撰寫完成百萬 字巨著《石油鉆井完井文集》(上下冊)。

中國工程院院士羅平亞評價道:“為我國石油鉆井事業奉獻一生,年逾古稀仍耕耘不斷,百萬字巨著凝結先生心血,學術水平一流,值得晚輩認真拜讀”。

完成《石油鉆井完井文集》后,張紹槐教授再次瞄準井筒完整性。井筒完整性是國際石油行業當今熱之又熱的課題,是油氣上游領域油氣井全生命周期內技術管理的首要內容,我國在井筒完整性理論與標準及其應用方面,剛剛起步。

在他去世前的三個月,《井筒完整性的標準、理論與應用管理》專著正式出版。

踐行“干一輩子石油”諾言

“嚴謹、敏銳、無我”,采訪中,記者聽到最多的就是這三個詞。

時隔七年,西安石油大學青年教師劉志坤對張紹槐教授的嚴謹仔細態度仍深有體會,記憶猶新。2012年,劉志坤的博士論文送到作為內審專家的張紹槐教授手里;取回時,密密麻麻的批注,大到內容章節,小到標點符號,讓他很震撼。這還不夠,“為了論文,82歲的老教授專門還把我叫到他家里三四次,修改意見一說就是2個多小時”,劉志坤說到。

20世紀90年代,張紹槐教授致力研究的油氣開發智能信息綜合集成系統、井身軌跡制導的智能鉆井系統理論與實驗研究、旋轉導向鉆井系統整體方案設計及關鍵技術研究等,現在看來,這些研究方向仍還屬于前沿科技領域。

西安石油大學閆文輝教授說,“我們都喜歡稱他為‘老院長’,老院長思維敏捷、目光敏銳,把握石油科技前沿的能力讓人特別佩服。”

為緊跟國外石油科技前沿研究,張紹槐教授常常要翻閱長達數千頁的外文文獻,不懂的單詞要一個一個地去查詞典,核實清楚。除此之外,還常請海外工作或訪學的學生、同事幫忙收集外文資料。

遠在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訪學的袁士寶老師告訴記者,“今年4月,張老院長發郵件,讓我幫忙收集加拿大井筒完整性的科研狀況,資料整理 還沒結束,老教授就去世了,這成為我終生的遺憾”。

擔任過張紹槐教授助手的韓強和蔣海巖兩位博士,不約而同提到張紹槐教授晚年“辦講座、找學術接班人、建井筒完整性研究所的三個愿望”。這三個愿望歸根結底,是想為學校科研再做點事情。辦講座是為了宣傳井筒完整性,找學術接班人就為傳授畢生所學,尤其是關于井筒完整性研究的學術積累。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為做好井筒完整性科普,永不“退休”的張紹槐教授,在87歲的高齡還欣然接受《石油鉆采工藝》雜志約稿,一口氣寫好八篇文章,從研究綜述、功能、應用及進展等,專門向石油戰線科研人員介紹井筒完整性。該雜志是雙月刊,到今年4月,8篇文章全部刊登完畢。

“系列文章刊登后,反響挺好,雜志社開始陸續收到有關井筒完整性的論文投稿,說明張教授的心血沒有白費,越來越多的學者和技術人員開始關注井筒完整性問題了”,《石油鉆采工藝》雜志社執行副主編付麗霞說。

“學術作風終身愛,古稀之年精神爽;退休生活仍有為,夕陽美好筆耕樂;井筒完整理念新,屏障組件利器配;油氣能源創新路,追夢圓夢迎國夢”。這是張紹槐教授在2018年夏對自己退休生活的描述。

“學石油、愛石油、干一輩子石油”,老教授用行動踐行著自己的青春誓言。

“我最敬佩的就是老院長的這股子胸懷天下、勇往直前的研創精神”,專程來西安吊唁的西南石油大學原校長杜志敏這樣告訴大家。

導師的突然離去,對于在沙特阿美公司工作的梅文榮來說,不啻于晴天霹靂。近一年來,他一直在和導師頻繁聯系,幫助導師查閱國外井筒完整性資料、翻譯一些關鍵詞匯,并為導師新出的專著寫了“推薦書(代序)”。他們師生倆已約定好——今年年底見面共同探討專著所涉及的前沿科技問題。這個期待已久的美好愿望徹底落空了。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那位永遠充滿澎湃活力的恩師,就這樣和愛著他的師生、親人們告別了。

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

今天,我們在向張紹槐教授這樣一位鞠躬盡瘁于祖國的教育事業、石油事業的人物告別的時候,不僅僅滿足于回憶他的工作成果和對社會已經作出的貢獻,更要看到老教授對于時代和歷史進程的意義。在其道德品質方面,也許比單純的才智成就方面還要大。

他品德的力量,他意志的純潔,他的無我,他的熱忱,他的堅強,他的客觀,他的律己之嚴,他的公正不阿——所有這一切都難得地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他在任何時候都意識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必須殫精竭慮地為社會服務,方可含笑歸去……

相業邁九江江陵而上,學術在長安安定之間。

讓我們共同懷念張紹槐教授!

 


文:趙喜軍

乐和彩 永济市 | 黑水县 | 达日县 | 平罗县 | 策勒县 | 宜兴市 | 濮阳县 | 德昌县 | 拉孜县 | 金阳县 | 雅安市 | 临高县 | 自贡市 | 汝阳县 | 讷河市 | 徐闻县 | 岫岩 | 永胜县 | 奇台县 | 高阳县 | 内丘县 | 门源 | 锡林浩特市 | 册亨县 | 潍坊市 | 多伦县 | 平塘县 | 淳安县 | 石屏县 | 安新县 | 赤壁市 | 台安县 | 尼木县 | 嘉峪关市 | 香格里拉县 | 安庆市 | 曲阜市 | 蒙自县 | 观塘区 | 长白 | 辽中县 | 伊宁市 | 南丹县 | 德江县 | 常熟市 | 通江县 | 嘉定区 | 黄大仙区 | 白山市 | 凤山县 | 延川县 | 白沙 | 新化县 | 平南县 | 鲁甸县 | 大足县 | 江城 | 密山市 | 九龙城区 | 宝丰县 | 沧州市 | 海南省 | 临西县 | 浦城县 | 伽师县 | 临城县 | 保康县 | 渭源县 | 高密市 | 保山市 | 金塔县 | 那曲县 | 大渡口区 | 凤凰县 | 长汀县 | 日照市 | 桦甸市 | 青冈县 | 称多县 | 宜宾市 | 隆尧县 | 灵山县 | 富阳市 | 龙州县 | 宕昌县 | 五寨县 | 九江县 | 利津县 | 信丰县 | 莆田市 | 安庆市 | 曲阳县 | 白水县 | 武宣县 | 当阳市 | 麻阳 | 屯留县 | 楚雄市 | 抚顺县 | 黔西县 | 连南 | 个旧市 | 宁夏 | 湖州市 | 河池市 | 苍溪县 | 遵义县 | 孝感市 | 安徽省 | 桦甸市 | 贺兰县 | 衡阳市 | 建宁县 | 蒲城县 | 厦门市 | 安岳县 | 海城市 | 安仁县 | 南皮县 | 山东省 | 吐鲁番市 | 林西县 | 滨海县 | 丰县 | 石柱 | 宁阳县 | 武汉市 | 图们市 | 赣州市 | 玉屏 | 桐庐县 | 临潭县 | 依安县 | 施甸县 | 沂源县 | 汉源县 | 和政县 | 文化 | 昌吉市 | 邯郸市 | 邳州市 | 额济纳旗 | 安新县 | 永泰县 | 响水县 | 家居 | 紫云 | 炎陵县 | 泰州市 | 和政县 | 襄樊市 | 榆社县 | 桃源县 | 板桥市 | 大丰市 | 昭通市 | 祁连县 | 教育 | 嵩明县 | 读书 | 涪陵区 | 开江县 | 汶上县 | 卢氏县 | 绥棱县 | 油尖旺区 | 永城市 | 宜兴市 | 万州区 | 承德市 | 广州市 | 琼中 | 盐池县 | 廊坊市 | 辽源市 | 扶沟县 | 汕头市 | 岑巩县 | 东兰县 | 牟定县 | 临桂县 | 开江县 | 那坡县 | 英山县 | 镇赉县 | 元江 | 福安市 | 满城县 | 荔浦县 | 微博 | 衢州市 | 吉首市 | 平定县 | 新干县 | 康定县 | 定边县 | 清苑县 | 宁国市 | 孙吴县 | 海门市 | 兰坪 | 潍坊市 | 阿克 | 湖南省 | 穆棱市 | 上林县 | 科技 | 饶阳县 | 卢湾区 | 高密市 | 宾阳县 | 清水县 | 南通市 | 漳浦县 | 平泉县 | 兴隆县 | 特克斯县 | 温泉县 | 宾川县 | 许昌市 | 微博 | 周宁县 | 杂多县 | 烟台市 | 水城县 | 屏东县 | 铁岭县 | 孟州市 | 双牌县 | 天全县 | 昆明市 | 凤冈县 | 宜宾市 | 仪陇县 | 青田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九江县 | 朔州市 | 万山特区 | 德州市 | 漾濞 | 宿州市 | 曲松县 | 莱阳市 | 思南县 | 宣武区 | 客服 | 敦煌市 | 蒲城县 | 师宗县 | 衡南县 |